yabo888vip

 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學校新聞  麗人風采

張建平:書韻青瓷里的藝術人生

     內容來源處州晚報 2019-07-14

【人物簡介】 張建平:陶瓷教授、藝術教授(國家二級)、中國青瓷學院首席專家、景德鎮陶瓷大學碩士生導師、浙江省青瓷行業協會顧問、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曾任校黨委副書記,后來跨界青瓷,評上陶瓷教授。他的“書韻青瓷”融詩文書畫青瓷為一體,筆走龍蛇間“以意呈象,以象造型”。

    從體育老師到行政官員再到青瓷教授,66歲的張建平多次“跨界”,臨退休之際,他的目光鎖定在了青瓷創作上,開創了“書韻青瓷”之先河。

 一座長90厘米、高80厘米左右的“山”字造型青瓷邊上依偎著一個高達50厘米、直徑28厘米左右的現代罐狀器型青瓷,與其他青瓷不同的是,眼前這兩件青瓷藝術品“身上”,龍飛鳳舞地鐫刻著作者的書法作品。日前,“書韻青瓷第一人”張建平為抗疫制作的最新作品《高山仰止》《譽滿天下》在麗水學院青瓷藝術館正式亮相,驚艷四方。

“我的人生經歷一波三折,體育、行政、藝術,其中體育是我的愛好,行政是我的工作,青瓷是我的歸宿。”從體育老師到行政官員再到青瓷教授,66歲的張建平多次“跨界”,臨退休之際,他的目光鎖定在了青瓷創作上。本是中國書法家協會會員的張建平,將書畫藝術與青瓷藝術相融,創“書韻青瓷”之先河。

 書韻入瓷的跨界嘗試

身材魁梧,一頭長發,眼前的張建平,頗有藝術家的氣質。

張建平畢業于杭州大學體育系,是校籃球隊的種子選手。畢業后,分配到龍泉當體育老師。沒多久,張建平實現了人生第一次“跨界”——從體育老師轉型成了當地教育局的一名公務員。此后,在行政領域,張建平從龍泉到松陽又到麗水,曾任麗水學院黨委副書記、紀委書記。

如果說第一次跨界是個偶然,那么從行政領導跨界成為藝術家,對張建平來說,更像是一種必然。“練書法和做青瓷都是出自我心中的那份喜歡。”

在張建平的記憶里,書法創作萌芽自童年。“小時候到外婆家玩,白天上山砍柴,晚上去村中‘土秀才’家翻閱‘閑書’、觀摩字帖。記得當時看的是草書的字帖,覺得字體筆走龍蛇,氣韻生動,如獲至寶。我每次看得很認真,幾乎把每個字都印到了腦子里。”小時候的經歷,讓他從一開始,便喜歡上了書法。張建平調任原松陽師范校長后,開始系統學習書法,起初大家都認為只是領導意氣,一時興起,哪知道一頭扎下去就是幾十年。

對于青瓷,張建平的感情更為深厚。他生在龍泉,長在龍泉,與龍泉的青山綠水相對,對青瓷自小耳濡目染,凝結了深厚的感情。

“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在龍泉的工作是龍泉書協主席,此時與民間藝人有廣泛接觸。當年國營瓷廠青瓷研究所所長毛正聰授意我在青瓷盆上刻字,留下‘鴻鵠之志足下始’印記。那時我就驚喜發現,書法與青瓷可以這樣完美的結合。”張建平回憶,2004年,他到麗水學院工作后,還擔任了麗水學院龍泉青瓷協同創新中心理事長和龍泉青瓷研究院院長的職務,以及承擔青瓷專業的教學、科研任務。

2007年,張建平率隊赴景德鎮考察,景德鎮陶瓷學院院長周健兒聘張建平為該校碩士生導師,張建平第一次在白泥胎上揮亳潑墨,留下了白瓷書法作品。景陶之行,引燃了張建平心中沉淀已久的青瓷藝術火花,書法入瓷由此肇始,并開始了漫長的研究之路。

墨前瓷中的藝術頓悟

龍泉青瓷厚釉特點,釉下刻劃視察效果不明顯,使得民間藝人很難在這上面有所作為。“縱觀我們中華文明史,無論是一塊瓦當,一張拓片,一封信札,還是一副散香墨作,只要它們夾雜著數行,乃至數個文字,就能身價倍長,備受藏家喜愛。因此,如能將書法元素巧妙融入青瓷之中,那將極大豐富青瓷文化內涵和提升藝術品位。鑒于這樣的思考和認知,我更堅定了堅持走書法與青瓷結合發展方向的研究之路。”

藝術的頓悟是泥下,是墨前,是瓷中。2008年年初,張建平在龍泉設立專門的工作室,開始實踐他的想法。

龍泉青瓷胎薄釉厚,泥胎上刻字易碎易裂,燒成難度也很大,一般青瓷作品燒成率低于百分之三十,刻字以后,還會增加變型、縮釉、開裂等現象,成品率更低,初始階段,幾乎沒有完好的作品燒成。經過幾千上萬次的試驗,張建平團隊摸索出了凸雕的裝飾技法,融書法與釉色為一體,既避免了“玉存瑕疵”現象,又符合青瓷的厚釉工藝,取得了很好的藝術效果。他的作品在傳承與仿古的基礎上,在釉色與設計裝飾上,都有許多新突破,獲得了業內大咖的點贊,專利、榮譽紛涌而至。

夢筆生花里的經世致用

在張建平的眼中,自己的作品,并不是簡單的書法和青瓷的融合,更是帶有“經世致用”現實意義的“夢筆生花”。

張建平的代表作《甌江源》,沿口一百余字,書丹陽雕。洗內國畫鐫刻,山蟹戲水,厚釉之下,宛如盛著一汪清水,在“第三屆世界藝術陶瓷設計大獎賽”上,這件作品經專家評審團評審,被評選為“視覺藝術金獎”,排列第一。代表作《龍師火帝》作為龍泉青瓷創新代表作選送聯合國總部展出,作品以自然界中的山石與生物為意向,表現了原始森林生態環境水土相融、火土相生的意念,或呈天涯墜石絕壁之勢,或呈鴻飛獸駭鸞舞蛇驚之態,或呈千年古樹枯木逢春之形,表達了張建平對中國哲學的思索。此外,代表作《有容乃大》緊扣“容”字,取石榴型為主體,沿口平展,篆刻裝飾,字內積釉,作品被選為龍泉青瓷首發上市之作,被美國哈佛大學永久收藏。

這樣的理念一脈相承。在最新作《高山仰止》中,張建平被當時“三山震壓”的抗疫故事所感動,創新創作了“山”字型的青瓷,并鐫刻了自己的七律《降瘟神》,其中“山”頂以龍頭為形,表達了戰疫的決心。另一個新作《譽滿天下》則鐫刻了張建平一蹴而就的《抗疫記》(附后),飽含了張建平在疫情肆虐期間的感受。

這些年來,張建平對藝術的思考從來沒有停止。“文化是相對于經濟、政治而言的全部精神活動及其產品,青瓷創新的實踐證明,藝術創作要有文化底蘊,誰能將自己潛意識文化表現出來,誰就能掌握藝術這一能量之法寶。所以,我人生中有兩個非常有意義的事, 提出了麗水學院‘明德篤行’的校訓,另外一件就是創立了‘書韻青瓷’。”張建平這樣評價自己。



抗疫賦

新冠肆虐江城險,迷漫陰霾萬戶憂。

四檢三防行政令,十規九戒禁車舟。

白衣赴楚舍生死,朝野逆行救荊州。

仰望三山鎮沴孽,舉國濟世譽千秋。

   鼠年伊始,瘟疫突臨。閉云冷月,全民急控。三山鎮妖,萬眾擒魔。仁者中華,舉國同幸。值此之際,余作“抗疫賦”,制“高山仰止”瓷一尊。詩詞書丹,瓷歌民心。

                                                                     庚子年三月初九

                                                                     張建平散心隨筆

抗疫記

 庚子之春,荊州流疫,來勢兇猛,神州告急。一時陰云迷漫,遮天蔽月,朝野震動,舉國揪心。危難之際,京師昭昭,果斷號召,居家閉戶,萬人空巷。政令一出,封城堵道,病源熔斷。白衣爭先,戰書如云,別妻辭夫,義無反顧。壯哉,數萬醫護弛援險地,舍生忘死,救助危情。神哉,十天建火神雷神兩院,誓與死神爭奪時光。不是戰爭,勝似戰爭,萬眾同頻,共抗瘟寇。時有八四高齡院士鐘南山,耄耋之軀,臨危受命,出征武漢;巾幗老英雄,七十有三李蘭娟,再領精銳,擊鼓疆場。舉國一心,眾志成城。布衣商旅,爭相解囊。邦交友國獻物捐資,贊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豈曰無衣,與子同裳!當此時,黨員表率,百姓奮勇,凝心發力,驚天動地,終將瘟神降服。歷經數月,大疫得治,山河無恙,迎來萬里陽光。雖有幾個蒼蠅嗡嗡,污我中華,難損仁義之邦。泱泱大國,虛懷若谷,不計前嫌,慷慨解囊。友好邦國,攜手抗疫,經驗分享,物資饋贈,專家馳援,救助異族于危難。懸壺濟世,五洲受惠,華夏風范,譽滿天下!

 逆行之士,凱旋而歸,高山仰止,景行行止。中國模式舉世認同,中國速度史無前例,中國力量環宇震憾。余感慨之至、振奮之至。特作詩一首,並制瓷藝一尊,以此為記。

                                                       庚子年三月初九于古處州白云山下

                                                                  張建平




  查看419